全部商品分類
“成本之困”:又有7家紡織服裝廠近期關門倒閉
皓歌服裝 / 2016-09-27

我國是世界上最大的服裝生產國和消費國,吸納了大量的就業人員,也為當地貢獻了不少的財稅收入。然而,近年來,受到市場需求縮小,經營成本上升的雙面夾擊,我國服裝制造業正在經歷成本之困。

  成本增利潤減,服裝廠接踵關門

  最近,在浙江諸暨市的楓橋鎮又有9家企業停產關門,其中7家都是紡織服裝廠。在鎮上的一些服裝企業看來,這些企業相繼關門倒閉、最直接的原因是受了融資擔保的牽連。

  諸暨市楓橋鎮某服裝廠辦公室主任張先生表示:“因為對方的債務,你必須擔保這家企業去償還,如果某一家企業破產了,那邊銀行對我的授信就會降低,就會抽資,而且它會產生一種多米諾骨牌這種效應。”

 

  但是,資金鏈斷裂,真的是壓垮企業的唯一一根稻草嗎?

  諸暨市楓橋鎮浙江開爾制衣董事長何志江表示:“由于現在勞動力工資、福利以及原材料價格的提高,再加上各種稅費費用的提高,在國外出口的競爭就被削弱了。削弱了之后,國外有好多訂單就不到我們這里了。”

  據了解,目前諸暨楓橋鎮的服裝廠從原來的50多家已經減少到30來家,整個諸暨市的紡織服裝企業,則從最多時候的650多家減少到現在的二三百家。

 

  諸暨市經信局綜合科副科長楊云貴:“在成本上升,銷售價格沒有上升倒逼之下,企業的利潤空間非常小,甚至虧損,所以一部分服裝企業選擇了停產,或者是轉移到其它成本比較低的地區去,或者選擇破產。”

  利潤為零,一件出口西服的成本賬

  服裝制造業經歷著成本之困,那么,加工一件衣服,都有哪些方面的成本呢?接下來,我們就來給一件出口西服算算成本費用賬。

  在諸暨市的楓橋鎮,做外貿代工的浙江開爾制衣董事長何志江表示:為了維持生產,這件男士西服的利潤已經見底了。如果以前做代工的話,可以掙到30到40塊錢,現在是保本。

 

  記者:一點錢都不賺?

  何志江:如果廠房、設備要去買新的,再加上承擔了銀行貸款的話,那根本沒有利潤,是虧損的。

  何志江介紹,這種普通的毛料西服在英國市場零售價格為150歐元,折合人民幣約1120元。但是,每件西服的代工出口價格只有470元,并且,這個價格十年來一直沒有變動。

 

  從470元的成本費用來看,毛料主料要花300元(占比64%),紐扣等輔料、包裝、物流等花銷由原來的30元上升到現在的60元、(占比13%),水電氣等動力能源支出由原來的2、3元上升到現在的10元、(占比2%),增值稅及附加為25.85元(占比5.5%),機器設備折舊及維修保養支出5元(占比1%),勞動力成本支出由原來的20元上升到現在的50、60元、(占比13%),土地相關費用支出由原來的3元上升到現在的10元、(占比2%左右),加上貸款融資的成本,生產企業已經沒有利潤可剩了(利潤0)。

  從這件西服的成本費用構成來看,占比最高的是原材料和勞動力成本,而占比上升較快的也是勞動力成本。

  代工貼牌,外貿出口缺乏議價權

  雖然勞動力成本是企業成本負擔的一個重要方面,但并不是唯一的因素,同屬紡織行業的服裝襪子因為主要做外貿出口產品缺乏議價權,因此附加值不高,并且隨著競爭的加劇,訂單也是越來越少、價格也越來越低。

 

  在諸暨市楓橋鎮一家服裝企業表示,今年廠里的服裝工人從最多時候的650人下降到了350人,這都源于海外訂單的減少。其辦公室主任張先生:“外面的報價比以前要低,因為對方選擇的余地大,有很多國家在做,尤其像現在服裝這種低端產業的話,慢慢在向東南亞轉移,因此企業的議價能力越來越小。”

  諸暨市大唐鎮某襪業公司人力資源部經理黃旭兵:外貿俗稱就是代加工,利潤算得很死,一個公司做代工,就算做100年也沒有自己的品牌,別人不認識就不會給你下單。

  規模效益,機器換人降成本

  因為勞動力成本上升,諸暨市有不少服裝企業舉步維艱。然而,在諸暨市的另外一個城鎮大唐鎮,去年以來,通過“機器換人”降成本,襪子行業從絕境中起死回生。來看看他們是怎么做的。

 

  在調查中,幾乎所有的企業都把勞動力成本當作主要的成本負擔。這在以手工作坊起家的大唐襪業尤其明顯。

  諸暨市大唐鎮浙江襪業有限公司副總經理張強表示:“現在勞動力成本,工人工資,增加得特別快。像以前,工人工資才一千多,兩千多,現在平均都要達到三四千。對公司來說,壓力還是比較大的。”

 

  在大唐鎮,家家戶戶做襪子已經有30多年的歷史。在這個戶籍人口僅為3萬人,卻擁有企業一萬兩千多家的鄉鎮,主要靠外來務工人員來做工。由于產業“低、小、散”,產品低質低價競爭,在過去很長的一段時間里,企業同樣陷入了無利可圖的困境。

  針對大唐襪業瀕臨絕境的現狀,2014年底,諸暨市政府痛下決心、關停“低小散”企業,并以“機器換人”為帶動,配套襪業生產。現在,走進大唐鎮的襪子生產車間,大部分生產線上都找不到一個工人。從最初的手工作坊,到半機械化生產,再到現在高度自動化、智能化的機器人,機器幾乎替代了襪子生產的所有環節。

  中國社會科學院工業經濟研究所所長黃群慧表示:機器換人這個趨勢是個大趨勢,當然對制造業來說,人工成本會大幅度降低,其核心根本在于你是要通過勞動生產率提高促進整個制造業的效率,不僅提高了它的規模經濟還擴大了它的范圍品種經濟。

上海鼎红国际娱乐会所